河南永城“民变刑”再曝升级版 涉黑案未在阳光下审判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0-10 16:24

[摘要]5月11日张益铭被刑事拘留之后,坊间流传着一种永城警方内部的说法:“钱该给就给,人该抓就抓,只有把他(张益铭)变成涉黑,才能没收财产”。

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

“民变刑”在河南省永城市已经成为常态,张益铭因向永城市公安局收回360万元光纤租赁费,被定性涉黑案件“二号人物”,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。

张益铭是永城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,病退之后实际经营着一家通讯公司,而永城市公安局一直租赁这家公司的光纤。双方因光纤租赁问题发生债务纠纷,后经永城市人民法院调解达成协议,永城市公安局支付张益铭光纤租赁费360万元。

经多次讨要之后,永城市公安局于2017年4月18日将360万元支付给了张益铭,但4月22日就对他立案侦查,5月11日张益铭被刑事拘留之后,坊间流传着一种永城警方内部的说法:“钱该给就给,人该抓就抓,只有把他(张益铭)变成涉黑,才能没收财产”。

举报人成涉黑“二号人物”

这起由永城市公安局侦查终结、宁陵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、宁陵县人民法院判定(以下简称“宁陵法院”)的“涉黑大案”,被告人多达22人。

宁陵法院庭审查明的事实载明,本案所认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并不存在,涉案的22名被告人均各自独立,没有非法组织也没有相互约束机制,甚至“头号人物”张斌与“二号人物”张益铭相识不久,并无任何交集。

22名被告人和单独的个案之间没有关联性,全是人为地“撮合”在一起做出的“涉黑大案”。

公诉机关指控“二号人物”张益铭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、寻衅滋事罪、妨碍公务罪、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、虚开发票罪、敲诈勒索罪、扰乱无线电通讯管理秩序罪多项罪名。

就寻衅滋事罪,公诉机关对张益铭有7起“犯罪事实”指控,这些所谓的犯罪事实大多是因为经济纠纷与他人发生口角等争执,并没有无事生非,没事找事,扰乱社会秩序。张益铭租用的余庄桥养殖场,因被当地村民认为30年前卖的土地太便宜了而阻碍其施工,张益铭多次报警也没有得到解决,于是与到养殖场闹事的个别村民发生肢体接触,在没有任何人受伤(没有伤情鉴定)的情况下,给自己维权居然也被认定为寻衅滋事。

作为永城市公安局的工作人员,张益铭曾经两次与没有执法主体资格的协警发生口角,被认定妨碍公务;因车辆故障问题,张益铭与保险公司达成书面理赔协议,并已经履行完毕,在双方自愿没有任何胁迫的情况下,被认定为“敲诈勒索”。

客观地讲,张益铭是一个优点和缺点都非常突出的人,他性格偏执、爱打抱不平,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喜欢“管闲事”的民间正义。

他曾经通过互联网实名举报永城市公安局个别领导违反“中央八项规定”和涉及“四风”等违法违纪问题。宁陵县检察院的《起诉书》指控他“利用网络媒体,在网络上大肆发表不实言论,攻击政府和个人,诋毁政府形象,干预司法活动”,而宁陵法院对此指控没有认定。

为了治罪于张益铭,永城警方真可谓是挖地三尺,但庭审查明的事实证实,所有这些“犯罪事实”中,张益铭没有殴打或者打伤任何人,也没有通过暴力手段获取任何非法收益。

2018年4月14日,张益铭以涉黑案“二号人物”的身份,被宁陵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9年。

未能见到阳光的终审判决

张益铭与相识不过一年的 “头号人物”张斌,也被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9年。由于本案在侦查、审查起诉中程序严重违法,事实证据的认定严重不足,定性存在重大争议,一审时本案27名律师一致认为“本案构不成涉黑案”。因此22名被告人中被判刑的12人上诉到了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(以下简称“商丘中院”)。

在一审中,22名被告人的辩护人都是做无罪辩护;上诉期间,多名辩护人为了充分保障被告人的合法权益,上书商丘中院要求对这起案件进行公开开庭审理。

在上诉期间,部分辩护人调取了新的证据,并申请了新的证人出庭作证,希望二审合议庭全面了解案情,充分听取控辩双方的意见,以确保查清案情,做出公正的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判决。

宁陵法院的一审判决也引起了商丘市部分省党代表、省政协委员的高度关注。2018年8月1日,四名省党代表、省政协委员以及永城市人大代表、党代表联名上书商丘中院,要求对这起案件公开开庭审理,但商丘中院未公开开庭,于当日(8月1日)下午作出了终审裁定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”。

张斌、张益铭等人依然不服商丘中院未公开开庭审理的终审判决,已经陆续向该院提起再审申请。

此前有多家媒体报道,民间高利贷官司胜诉之后的齐德仁,被永城市公安局以“诈骗罪”刑事拘留,而幕后推手就是该局现任纪委书记付家林,以及付家林的弟弟付加鹏。

如果说“齐德仁诈骗案”暴露的是付氏兄弟的“永城高利贷江湖”,那么“张益铭涉黑案”便是这个江湖的“升级版”。

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得民心,但种种迹象表明张斌、张益铭的这起“涉黑案”有“黑打”的嫌疑,商丘中院本应当公开开庭审理,还事实真相,让有罪的人依法被追诉,还无罪的人清白。但即便在省党代表、省政协委员的要求之下,这起重大“涉黑案件”依然没能在阳光下审判。

关于“齐德仁诈骗案”、“张益铭涉黑案”中相关领导的违纪违法问题,已经引起了上级纪检监察部门的关注,家属的举报信仍在不断寄向有关部门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